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我是虚无,存在本就是悖论。


不,其实我并不存在。


笑话,笑话而已,我不过是个笑话。


活在自己幻想中的,软弱的,活该凋亡的该死的笑话。


回归虚无,回归死亡,我不过是个软弱的懦夫。

很遗憾的是都占全了,关于自残,对我来讲,有些时候真的只有疼痛才能让我保持清醒。


依然是,谢谢你,哪怕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谢谢你。


送给自己也送给饱受困扰的小天使们:

或许活着真的很没意思,但是走下去,或许就能遇到有趣的事呢。


你们都是最美最可爱的天使,我爱你们,还有好多好多美好的东西想给你看给你听,所以,请努力活下去,好不好。


职业安吹:

抑郁症是心理学史上罕见的几种“自杀性”心理疾病之一,虽然理论上分轻度重度但在实际治疗上如果咨询者出现抑郁症倾向或者哪怕刚刚具有抑郁性思维,心理咨询师都有义务违反保密协议通知咨询者家属,甚至采取精神药物治疗。

因为抑郁症...

“你已经竭尽全力温柔了,可我还是好不起来,对不起,我真没用。”

“怎么会呢?”

“你是最棒的,跟我一起说,你是最棒的。”

十四年,谢谢你一直陪伴我,用你最大的温柔包容我,谢谢你,虽然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一直没有放弃我,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和我一起面对“她”,谢谢你。

我是个疯子,我愿意为了留住“他”疯一辈子。

R:

是四格 大概是 突然的正能

给自己也给所有正在挣扎的和奋斗的人吧…大概 画的不好就是了
希望你们都能越过越好…🌟
(啊…不会说话

丧真的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情,因为我的思维模式和习惯就是那样长的。

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往那个深渊滑了,等你反应过来,自己早就已经在抑郁悲观的坑底。然后忽然就和这个世界脱节,完全脱节。

我现在的人生不过是过去投下的阴影罢了,丧,抑郁,双相障碍,或许是比以前好了吧,至少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是好的,是丧,所以至少是品尝过快乐的味道了。

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做什么更是焦虑,什么都无法自愈,无所事事把过程交给时间也是惶惶不安,觉得做不到,丧,走不动,每走一步就是更深的黑暗。

也不会那么容易觉得死了就好,也不敢去想以前,越想越心寒,你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并不会为你的快乐做出哪怕一点的让步,她们活...

嗯,大号发一下,我已经躺平准备好被喷了,来吧。

彦明の阿拉斯加:

不行我还是要发出来,被人喷死都无所谓。我太为他不开心了。


看到微博上老张那个“你们说的开心就好。挺为他愤愤不平。


我知道有些人叫他渣渣辉是因为觉得这个称谓蛮可爱的,可是就我现在在网上看到的状况,其实有些人真的是充满恶意。


人家快四十岁了学习一门基本是全新的语言【关于普通话和粤语究竟算不算是两门语言自己去网上查,这玩意儿早就吵得不可开交了】,语言这种东西,我就不说大部分人从小学英语还有口音【这个你不在那个语言环境后天不刻意训练确实难以避免,但是要纠正也是可以的!】20岁之后习得的任何一门语言...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请大家都好好保护好自己,真的,有时候不经意间的泄露就可能招致灾祸。你以为你藏在茫茫人海里,其实搞不好随时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细思恐极,祝好。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

怎么港呢,今天给老张瞎搞图图翻到前面,结结实实被以前的自己吓到,果然现在的某人还是太浮躁了唉╯﹏╰(以及我最喜欢的果然是各种各样的鸡蛋( ー̀εー́ )!!!)

十字线(明怡)

旁友们新年快乐(✪▽✪)!!


纯练手,来自某试图调戏老李和把他弄哭的精分作者。


《赤道》故事线有改动,李彦明×张怡君,肇志仁×张怡君。


By 锦炎 


***

她觉得不可思议。


李彦明跑起来追她时活像头红了眼的猎犬,憋足了一口气不要命地往前冲,被踢了命根子还不依不饶地追过好几道街区,等他把她像拎麻袋样地从铁丝网上给扯下来,她对这瘦猴似的警督突然就有了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可她对李彦明的那点好感在审讯室里没几秒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不是因为他打女人,她嫌弃他那点油腻样,生龙活虎的小豹子眨眼就变作了死气沉沉的干尸,拿腔拿调地...

在这年秋天的一个沉淡、阴暗、寂静的白日,天上的云彩低垂。整整一天我独自一人骑着马走过乡下一大片极为凄凉的土地,暮色降临时,我终于看见了那阴沉的厄舍古厦。

      ———埃.爱.坡(1809.1.19 —1849.10.7 )


2018.1.19 诞辰纪念


A Dream Within A Dream


Take this kiss upon the brow!

And, in parting from you now,

Thus much let me avow--

You are

我很好,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今年的画风也是很迷了emmmmm,不过我最热的作品不是那几个啊嗷呜,明明在豪洛圈的说嘛,而且说好的出本又被拖延症的自给儿给_(:з」∠)_,anyway,祝所有的小天使和太太们新的一年天天开心呀o(≧v≦)o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