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授权翻译】Taste of Death / 死亡盛宴

原作:torino10154

原作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27095

分级:成人级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主要角色死亡/非自愿性行为

配对:卢修斯.马尔福 /鲁弗斯.斯克林杰【斜线无意义】

译者:锦炎素羽

简介:斯克林杰始终不肯说出波特的所在,卢修斯知道是时候用点极端手段撬开他的嘴了。

译者的话:超超超冷北极圈第一发get,无论如何终于能勇敢说出自己喜欢什么也是一大进步了!献给Minister(*/∇\*)...


就。。就是这样啊啊呜呜呜呜呜,心声啊哭哭哭哭写的真是太好了

bzsxdm挽洛:

 我喜欢以绝望为名描写希望,喜欢在不可避免的死亡背后描摹陡然亮起来的光,比起氤氲雾气,更喜欢写浩大天空,坚实地面,喜欢在劲风猎猎下的一个浅吻,在军装裹挟下的一句誓言。
 我喜欢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了。

------------------ 喜欢自己写的这段话,于是lft也发一下
蹲等SLO9的repo

Mist in the Maze(3.19一发完结)

前言:

   点梗第一发么么扎, @眉目依旧  感谢亲的脑洞,不过为什么感觉我硬生生把一个HE的文写得这么虐啊我是不是写歪了呜呜呜(捂脸逃。。。),文风变得有些厉害,希望亲亲能喜欢,然后我真的是在写gradence吗?还是creves?还是暗巷无差?占tag致歉,作者已顶锅遁地逃跑。。。。


前方高能预警,这不是刀!这真的不是刀!


(假装写了的)前情提要:

纽约事件后被救出的格雷夫斯领养了克雷登斯,格林德沃很快越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在格雷夫斯的教导下,克雷登斯逐渐学会了控制体内的默然者,一切...

死神!冰冷,黑暗,沉默,永远的虚无中的虚无!

          ———埃.爱.坡(1809.1.19 —1849.10.7 )

2017.1.19,诞辰纪念。


Annabel Lee


It was many and many a year ago,

In a kingdom by the sea,

That a maiden there lived whom you may know

By the name of Annabel Lee;

And this maiden...

Death Tide【GGPG】/【重发】

  • 前言:

      亲爱的读者们元旦快乐,这是昨天《Death  Tide》的重发,因为发现自己好些东西没讲明白,可能是因为完全架空吧,没前没后的,看过原文的宝贝儿可以直接翻到后记。(呜呜呜真抱歉也得删了小天使们的评论,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是我继续写文的动力,请不要大意地砸评论过来吧!)

    一篇很短的GGPG肉食投喂祝大家食用愉快,让我们新的一年也能愉快地一起舔部长么哒~(虽然写完后记的作者心情是低落甚至是悲痛的。)

  • 注意:

    由于作者写文的那天(对就是2016的...

我很好,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Percival Graves】【GGPG】

前言:
      试都没考完我就又手痒了,需要一只美味部长来温暖我寒冷疲惫的冬天。

      提前祝诸位读者们圣诞元旦双蛋快乐!!!作者也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带来的鼓励。

 

      这边是专业虐部长一百年的作者,但我真的真的是部长大大的粉【严肃脸】!!!

 

      没有明显的cp,正剧向,部长主导(是的就是这么偏...

归去难【行的吧我又乱糊题目】

    给我亲爱的角爷,个人觉得这个历尽沧桑的老男人有很多故事,很复杂,也很悲情。

     给他的喜欢中带着悲悯。

     击中我的从来不是泪点,但他始终能引起我的共鸣。

     致谢:非常感谢清浅能让我正视自己。这里没有给一个happy的。。嗯。。下次吧下次一定。 @河汉清且浅 

故事只关乎你一人:

归去难

   By 锦炎...


归乡

依然是没有缘由,似乎是空穴来风。

快要奔二的年纪,却仿佛早已经历了一生。

这颗心呐,已经进入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地步了吗?

与你归乡的时候未定,这一次就顺其自然吧。
不必经由我手。
也不愿经由我手。

我也是有牵挂的人呐。
亲爱的~

哪怕知道所有的结局,也还是自己经历一遍更好吧~

哪怕是自导自演。
哪怕明知是飞蛾扑火。

我必伤得鲜血淋漓。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路走来,你发现那些名言警句们是那么那么的正确。有所不同的不过是以前你迷茫甚至嗤笑,如今你微微一笑,只道声冷暖自知,于是你在一片喧嚣声中茕茕孑立,格格不入恍若来自别的地方。

岁月的海浪在你的骨髓深处轰鸣回响,他赋予你伤痕,...

逆流【角飞】——PART SIX(FINAL)

原创人物乱入~本宝宝的另一发天坑啦啦啦~算是预告的说?冰山一角吼吼(ಡωಡ)

来一发冷冷的狗粮胡乱的拍吼~~~~

糖已发,憋打我。

————————————————————————

逆流

By  锦炎

(十三)

十年以后————

边境线,黄昏。

这里的夕照有一种透明的质感,薄如蝉翼的光线从荒凉小酒馆钉满木板条的破窗缝隙间照进来,伴着呼呼的风声,直挺挺撞在破败的地板上。

这暖黄中夹杂的红亮得有些刺眼。

酒保微眯了眼。

一杯伏特加递给早已在吧台上酩酊大醉的客人。

“如此借酒浇愁,客人你又是何苦呢?”
老板娘光滑润泽的黑发在酒馆忽明忽暗的蜡烛火焰下折射出柔美的暖光...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