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Yours Again 【豪洛/追龙】——(10.5一发完)

  

瞎jb写,胡言乱语,带入了一点吕良伟版的跛豪在里面。

《Yours Again》这首歌和本文没太大关系,不过这首歌歌词真的戳心窝了,莫名觉得和他俩很配。

————————————————


    Yours Again


By 锦炎


      雷洛是制定规则之人,而伍世豪,天生就是打破规矩的好手。

       伍世豪给他点烟,倚在天台上看九龙城寨,他们都是帝王,此时此刻。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伍世豪笑着磕烟灰,一句如此沉重的话也能给他说得风轻云淡,于是就噤了声,天台上只剩风声。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是这个理了,雷洛心里像丢了一块,随着天上的云呼啦啦就被卷走。

        所以伍世豪和雷洛不一样,敢大着胆子拼命,谁管他,反正上天冥冥自有安排,孑然一身白手起家,一条烂命打遍天下,他比不了雷洛的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圆滑通透游刃有余,不管港人洋人都能谈笑风生,他羡慕雷洛的八面玲珑,殊不知雷洛也羡慕他的耿直磊落。

          喜欢打破规矩的伍世豪在那一声毕恭毕敬的“洛哥”后收了心,他不仰仗着还不是雷大探长的雷sir能照顾自己多少,他只是不想给这个给了他第一顿饱饭的男人添麻烦,就这样,简单直接,他也从没想过雷sir是不是对他另有所图,他只是说一不二,该报的报,该偿的偿。

          其实在电视上看着跛豪举起那冠军奖杯时雷洛心里是咯噔了一下,担心在伍世豪操起水果刀割了肥仔超的耳时成了真,他别过头没说话,猪油仔隔三差五在他耳边瞎唠嗑的一下就跳进了脑海,洛哥啊,那伍世豪终有一天得坏事的啊。。。。

           其实闭上眼睛也能把结局猜到个八九不离十,这天道好轮回,若是伍世豪哪天打破了他的规矩,天要收了他的富贵,这也未尝不是个最好的结局。

            可他还是怕,于是相互猜忌各种试探,于是明枪暗箭你来我往,可临到头了还依然是放不下。

            你就交代这点儿啊。

            他闷声抽那烟,把着车门,妻子在里面安慰吵着要休息的儿女。猪油仔在一旁干瞪着眼。我说你急个啥呢,他在心里骂,斜睨了猪油仔两眼,啪一声甩上了车门。

              一起走吧。

             你走啊,不送。

             他躺沙发上,还是笑得一脸风轻云淡。

             雷洛真恨了,真恨自己没法把这话说得更霸道些。

            可谁叫对方是每每破了他规矩的伍世豪呢?

             于是不知不觉就又吵起来,多年后他想起来还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多大点事,换作以前的雷洛,二话不说就是扭头便走,谁跟他腻腻歪歪。

            雷洛坐在昏暗的屋子里,电话搁在膝上。左臂又开始针刺样疼,这说明快下雨了,有时他会想,伍世豪的膝盖,也会在漫长的回南天里隐隐作痛吗?

            你说再来一遍,我会不会完全不一样啊?

            再来一遍?从那里开始?从你从正哥手里接过那碗面开始,还是从那个吵得快恩断义绝的晚上开始?

            雷洛觉得自己是怎么也说不出我想见你这样肉麻的话的,可等到说出这句话时,他攥着电话的手也只是紧了紧,仅此而已。

            所谓生活,也不过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故事罢了。

             天注定,剧本便是早已写好了罢。

       

——FIN——

评论(5)
热度(30)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