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虎跃涧(水仙 / 龙马无差)

名字乱起,待改。因为其实是想多写点发上来可是忍不住了所以今天发的这个应该随时删吧嗯。

为什么对老马出手捏因为我觉着除了老马没人能和我家子龙搞事情了emmmm。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和基友一起开了这两人的脑洞哈哈哈哈特别可爱了。

然后老马我不是很熟(说得就像子龙你很熟一样_(:з」∠)_打死!)觉得自己各种ooc,大家有什么意见随便提emmm还有这两人的脑洞啥的哈哈哈想要努力把这两人写得甜甜哒(*/∇\*)

(有借梗)

——————————————————————

  虎跃涧

By 锦炎


    马军在踏入这片小街时胃里的酒精正往上冲,血也往上冲,冲得大脑发胀发疼。

    华生被秋堤搀着一瘸一拐在大排档外坐下,把马sir手里紧紧攥着的酒瓶子一把夺下。

    “别喝了。”他一副带你出来不是叫你乱喝酒的强硬模样,“说了出来散心,职业病给我放下。”

    “那你这是在剥夺我人生仅剩不多的乐趣。”马军把酒瓶子抢回来,一面用眼神指指点点,“九点钟方向的那个男人,巴不准是欠了什么命债——”

   “你莫要吓着秋堤!”

   马军满是血丝的眼睛在这两人身上溜了个转,意义不明地晃了晃脑袋。

    疲累,而且明显心不在焉。

    “老马你就该去找个女朋友,趁着——”

    “趁着啥?”

    华生和女朋友快速交换个不安的眼神,说是拉他出来散心还不如说是促进他酗酒继续堕落,马军一直对前一段时间手里跑掉的Tony耿耿于怀,更不要说——

    街道的两头哗啦啦涌入两队混混,刀枪棍棒叮叮当当。剑拔弩张,气势汹汹,街里见势不好的人们开始纷纷做鸟兽散,华生趁马军还没站起来一把按住他的手。

    “别去!”他低声警告着,拦着精神劲头明显好多的老马,秋堤和他俩此刻交握着的手都汗津津的。

    “你去?!”

    “你!——你他妈是不想复职了么?”

    “警官证给我。”

    “吃个饭谁带那劳什子。。。”

    “那就去报警,莫吓着人秋堤。”

    “马军!”

    “快去!”马军摆摆手只给拍案而起的他留下个背影,还是那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臭架势,华生气急败环又无可奈何地拉着女朋友离开,一句不轻不重的“你自己小心点”扔给他,连自己都知道这是屁话。

     “差人办案!”

      两军对垒的一众人正大眼瞪小眼呢,不料中间突然插入个人,于是剑拔弩张的气势全都集中给他。关键谁都不觉得这是个差人,浑身酒气,脖子上银链子闪闪发光,机车皮衣,内里的衬衫怕是只扣了中间两颗,倒是若隐若现的健壮肌肉让某些来凑数的弱鸡有些发悚。

      “差人,您警官证呢?”左边的老大嬉皮笑脸地岿然不动,马sii抬抬眉毛,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开始传出来。

     “哎哎哎你看那不是马sir嘛。。。”

    “马sir,谁啊?”

    “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

    “诶?这么恐怖!”

     “厉害个屁!因为这个已经被革职查办了——”

     马仔的碎碎念传到前面已经全变了味,左边老大的笑容更加猖獗了,直接无视马军,大手一挥招呼起小弟。

      “兄弟们,长毛雄那个不要脸的混子占我们的地抢我们的生意,今天教教他们血流成河四个字怎么写!!”

      马军的拳头在他踏出第一步前就挥了出去,差人抓贼,有没抓错交给法官来判定这话是真的,可革职查办四个字压你头上了,还真顶让人心里鬼火乱冒,更不要说溜掉了欠华生一条腿的Tonny,差人抓贼有错吗?可被拿掉警徽配枪顶着烈日炎炎从警署走出来那天,他忽然觉得自己连这件事都做不好,马军在自个儿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已把对方给撂倒在地,他阴沉的眼睛抬起来,看上去就像只被熬了许久的鹰。

     马军的眼睛从左边扫视到右边,和嘴里叼着竹签上上下下的男子的眼神几乎同时落在对方带着的银链上,又触了火般立马跳开,两个人都感觉被冒犯了。右边这个纹身从颈项一直纹到手掌的古惑仔看起来玩世不恭,实际上更知道见好就收,他对着马军的瞪视懒洋洋抬起了眼皮,回转身摊开手作势把自个儿的马仔往后推。

     “好了啦好了啦,阿sir都发话了,散了散了的嘛,走走走,咱换个地儿——”

      空啤酒瓶擦着马军的脸颊直直砸向那个穿脏兮兮白背心套防风衣男子的后脑勺。

      陈子龙转过身来,操起木棍二话不说就杀了回去。



     “阿sir~~阿sir阿sir阿sir啊~~~~”

      马军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努力闭上眼想把背后那个声音给赶出去,可那个叫唤比楼道上不停闪着的应急灯还烦,他狠狠闭了闭眼,青筋跟着眼角纹路一跳一跳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马要生气的预兆了,可陈子龙还在对头的监室扒着栏杆小声地叫唤,声音慢慢拖得很长,哀嚎里面还混着调侃的乞求。

        “你闭嘴!我告诉你你要再敢喊一个字我就——”

         “你就干嘛?阿sir咱现在不还同命相怜难兄难弟嘛~”

          马军其实是很恨不得打开两扇牢门过去把那个脏兮兮的小胡子给揍到四脚朝天的。也怪不得任何人,华生把后援叫来时自己正和他打得不可开交,两边的小弟也一片混战,一群马仔见了警察倒是跑得飞快,结果只留下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双双给扭送回了看守所。

       至于当时是华生脸上的表情更好看还是这小子脸上的表情更好看,马军一点也不想知道。

       “阿Sir,你叫咩名啊~”

       马军瞪他一眼,陈子龙是觉着这摆着一张黑脸的过气警察看起来就不是个有趣的家伙,不过这漫漫长夜着实无趣,所以他也懒得挑三拣四了。

        “马军。”

        “哦!马sir,我叫陈子龙。”

       老马在阴影里挑了挑眉毛,翻个身继续睡他的觉。陈子龙一脸傻笑让他觉得这小子下一秒就要过来跟他握手言和了,他闭上眼把这个他生命里过客般出现的小混混从脑海里赶出去。

         要是他再敢搞事,以后总是有机会把他捉拿归案的。

         看起来傻,笑起来智商感觉不太高的样子。这是马军沉入梦乡前对陈子龙最后的印象。

       

   ——————TBC——————

     

    

    

     




  


评论(10)
热度(19)
  1. 饼点快递锦炎素羽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我!!!!靠!!!!!谁来抽我一下!!!!!!他们居然有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