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送给你的歌

      我从不善于情话,但纵是涓涓细流也能万川集海。
      虽然那一天还远未到来。
      我爱的你,我深爱的你们。
      为我的生命铺上浓墨重彩。
     

      为什么是你?
      因为我坚信只有你才能理解。

      这是送给你的歌。
     
      祭奠永远的91。

来自20160111的雨夜:    

    
     我听见烟雨幻灭的声音还有一声叹息,徘徊在你眼底的流云是否同我一样想寻到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处港湾栖息。再骁勇的野兽也需要一个夜晚的洞穴来舔舐现实留下的千疮百孔鲜血淋漓,若是没有了千回百转后还在眼角余光里残留着的一米阳光一湾清波,我又该如何克制着自己不随着日日西斜的残阳沉没到夜色的那头,那该是多么醉生梦死的幻境,有夜夜笙歌和五彩霓虹。
       可我依旧流连在你的寂寞里不肯离去。宁可背对着光追随着你的脚步前行。如此多的烦闷和千言万语郁积在心头如浓云不肯散去,我望着你渐行渐远的身影,多么希望他们有如洪水决堤般流泻殆尽,多么想紧紧抱着你哭泣,我的哭声犹如幼兽失去母亲般凄厉孤寂。
    撕裂我吧,让我在坠落之前粉身碎骨破碎支离,让我被腐食者们无情啃蚀直到面目全非。我宁愿相信你是温柔的,哪怕他们说你阴晴不定暴虐成性。
   上帝啊,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渴求着能躺在你的怀里,看银河缓缓流淌星云悠悠盘旋,不问过往曾经也不再过问明天,然后陷入永眠不会醒来。
   我爱你啊。 哪怕前方是地狱和深渊。


依旧来自某个夜晚:

     我也曾立于断壁残垣废墟之上张开双臂迎接黄昏旷野寂寞深处哀鸣的北风,看见浓墨重彩泼洒于天穹的所有色彩在夕阳沉没的刹那收束于天际线的那头。
    我也曾想象过,当你在秋意渐浓的季节里凝视着玻璃窗中茕茕孑立的身影,结冰的心湖湖底还能否泛起一丝涟漪。饱经沧桑疲惫不堪的你又选择以怎样的心情面对轮回不止生机勃勃的春季。究竟是悲伤还是厌倦更适合于你,到底是心如死灰还是麻木不仁能将你的轮廓描绘得更加清晰。不可抑制地想到你,总想揣测心情。你是否也曾在千里沃野上疾行,那时风翻卷着流云,心中还能激荡起豪情。当斑驳的日影西斜,空气中弥漫着柴火炉灶的香气,你是否也会刹那失神驻足回眸,让残阳余晖将你的侧脸照得无比温和无比清晰。
      没有终点,一切追寻还有何意义。
   

    
    
     
    

     

评论(3)
热度(2)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