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就梦见他被一群人按在地上然后肥仔超几板砖砸断他腿的那一幕,困兽样的吼,血都能炸出来的那种,我总觉得九龙城寨的那场戏应该是有雨的,瓢泼大雨,泥泞湿滑的地面,土都溅到奔跑的裤脚上,狭窄昏暗的里弄,头顶的一线天,什么牙医理发店药店赌档的霓虹招牌鬼魅的眼似的忽闪,雨里湿漉漉明晃晃。还有老照片一样的那帧,他坐在那种贼矮贼矮的小凳子上两手捧着饼干给阿花递过去,姑娘坐的位置比他高,他就那么着仰看着人家脸上挂着那种笑,有点傻但是特别暖的那种笑,晶导的节奏拿捏得真的很好了,还有摄影和配乐。喜欢这个人大口吸溜白粥的样子,喜欢这个人抽那半截烟和兄弟们海边吹风的样子,喜欢这个人傻兮兮笑的样子,喜欢这个人傻了吧唧在舞池上扭得如痴如狂的样子,这个人为了讨生活低三下四的样子看得我心疼又煎熬,到头来也是无奈和无能为力,幸亏他碰上洛哥,幸亏雷洛碰上他。

    看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煎熬,又爽又痛,毕竟飞龙在天亢龙有悔,看伍世豪的低三下四也看跛豪的叱咤风云,他性格里那些好的东西让你觉得他不该那三十年牢狱,可他终究也是个毒枭,觉得心痛,但这个人的每一帧又让你觉得真好了,是这样,不疼了,等到结局继续吁天呼地伤心得泪都要掉下来。

     真正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东坡说得好,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丹哥的剧看了一大圈发现到头最喜欢的还是他,只有他,这男人真是值得我粉一辈子的。

     觉得自己写的都是垃圾,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也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痛。

      然后突然想看他吸溜面条的样子。







评论(15)
热度(31)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