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炎素羽

拉丁语日语攻坚ing,存在主义象征主义狂热爱好者,华叔的小跟班,坡爸的亲闺女。

无关风月,心如死灰。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Lecteur paisible et bucolique,
Sobre et naif homme de bien,
Jette ce livre saturnien,
Orgiaque et mélancolique.
Si tu n'as fait ta rhétorique
Chez Satan le rusé doyen,
Jette ! Tu n'y comprendrais rien,
Ou tu me croirais hystérique.
Mais si, sans se laisser charmer,
Ton oeil sait plonger dans les gouffres,
Lis-moi pour apprendre à m'aimer;
Ame curieuse qui souffre
Et vas cherchant ton paradis,
Plains-moi !... Sinon,

虎跃涧——(二)(龙马无差)

ooc都是我的,慢热emmmmm,写着玩(*/∇\*)欢迎用评论砸死我(。・ω・。)ノ♡

————————————————————

虎跃涧(二)


By 锦炎


马军从墓碑旁直起腰时,华生正一瘸一拐地从坡边爬上来。

“你怎么过来了?”

“你能我不能?”

“替你来啊~”

华生把怀里怒放的一大丛鲜花放在黄sir的墓前,那张肥圆的脸在黑白照片上嘴咧得像在过节,华生觉得自己可以用一切来换回这个老上司的笑容,他知道此时此刻马军的想法也完全一样。

“工作怎么样?”他们从山上往回走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文职能怎么样?”

“有时间多陪秋堤呗。”结果两个人都要尴不尬地笑了下,“复职的事情如何?”“还能如何?多亏你把我扭进派出所了。”“怪我?那古惑仔很能打哦~”“蛮力大了点,看起来傻兮兮。”“过几天上班?”“转到新辖区派到陈sir手下,说是要再接头一个卧底。”“那你小心啊。。。别又把人腿给弄瘸了。”

老马揽上华生的肩头,力气大得他打了个趔趄,马军低头咧咧嘴。

“请你吃大排档嘛。”

“去!又去打架把自己搞到警察局,这锅我不背。”

“不背不背,你记得来保释我就行哈哈。”

“话说啊,华生,有时我在想,我还不如去当个卧底。”

为什么?因为古惑仔打起架来比警察自由?两个人勾肩搭背混入香港繁华市街的人流前,马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华生偏过头去看他,初上的华灯透过他长长的睫毛,阴影在脸上影影绰绰,他突然在想那天以后,多少个不眠的晚上这个男人都点着烟枯坐到天明,单调的白街灯从百叶窗那头射过来,和此时此刻一样,把阴影斜射在他脸上。

“老马,”华生停下来认真地看着他,“你当不了卧底的。”

其实看起来马军是一点不吃惊这个答案的,他甚至不会去深究华生是因为心中愤郁不平还真是这样认为,他只是拍着华生的肩轻声告诉他“我一定会抓住Tony。”华生把对方的手从肩上拿下来,往前跳了两步背对着灯光直直看着他,“不是这个原因。”

“差人抓贼咯,老马。”

“不管怎么说,记得对我那继任者好点。”



在到接头点前老马的确是下了决心要把与华生的约定贯彻到底的。

面前的男人正和一碗云吞面奋战不歇,看到他脖子上那条颇粗的银链子时马军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走,一声豪放的吸溜声后陈子龙恰在这时抬起头来,半截面条还晃晃悠悠挂在下巴上,陈子龙看他的眼神从疑惑到惊讶到某种说不出来但是让老马极端困扰的亲近,一旁的陈国忠笑眯眯帮马军把椅子拉开,陈子龙“哧溜”一声把剩下的面给吞了进去。

“哎哟,马sir,早上!”

“诶~老马,你俩认识啊!”陈Sir看起来如释负重了许多。

“岂止是认识!我俩可熟了!咱还吃过同一顿牢饭呢是吧是吧!”

看着腮帮子鼓鼓塞满了云吞的陈子龙,马军真恨不得把一桌子汤面都掀到他脸上,对着陈国忠疑惑的凝视马sir尴尬地咳了两声。

“误会。。都是误会。。。陈Sir你叫我们来干什么?”

其实陈国忠接下来说的所有话老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鹰一样的眼睛在陈子龙身上扫射了无数次,从这个人花哨的纹身嫌弃到浑身的烟味再到那条蠢兮兮看起来老笨重的银链子,满脑子警铃大响告诉自己这不会是己方的卧底,搞不好是另一场无间道,哪怕陈国忠告诉他这个人已经当了八年卧底而且战绩斐然。

“马sir?马sir?”

马军把那只满是纹身在自个儿眼前瞎晃悠的手拍下去,陈国忠不知何时已走了,而陈子龙面前的空碗已从一碗增加到了三碗,小混混大大咧咧擦了擦嘴倒回椅子,冲他高高兴兴地咧了咧嘴。

依然笑起来感觉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你是警察?”

陈子龙笑得更开心了,而马军觉得他完全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不过问出这问题就够蠢了,所以他并没有继续下去。

陈子龙的眼睛滴溜溜在马军身上打了个滚,马军瞥见他衣服下层层叠叠的绷带,那天晚上马军对这个浑身腱子肉且冥顽不化的古惑仔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你没使全力。”

“嗯?你是差人了么~哎呀唔紧要唔紧要啦我骨头硬打不死的嘛~倒是你啊马Sir——”陈子龙嬉皮笑脸地凑上来,“不少道上的兄弟听说你很能打都蠢蠢欲动呢~”

道上的兄弟?马军的眉毛不屑地抬了抬,看来这货是真当自己古惑仔了。

“以后使出全力来跟我打,要不保准你后悔。”陈子龙目送着这个黑着脸恶狠狠甩下一句话,然后在柜台前准备付了账就离开的高个儿警察,心想,这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其实。。。。很好欺负的来着?

“诶店家~再来两碗竹升面!”

老马正准备合上钱包的手僵了一下,而陈子龙在餐馆那头耀武扬威地撸起袖子展示出满手臂的绷带,远远地朝他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陈子龙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警察被自己气得青筋暴跳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评论(14)
热度(14)
©锦炎素羽 | Powered by LOFTER